2018年11月14日
邮箱登陆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 内容

你之所以不够成功,恰恰是不会纸上谈兵

分类:行业动态来源:新闻日期:2018年7月5日浏览: 248 次

作  者|刘春雄

来  源|刘老师论坛(ID:liuchunxiong1964)

 

某大企业老板经常请专家讲课。但是,讲课结束后又会告诉听课的员工:“要听专家的课,但不要按专家说的做。”

 

这句话有人听不懂了。不按专家说的做,请专家讲课干吗?

 

专家可能会纸上谈兵,但不擅长实务,做实务的可以把专家的“纸上谈兵”变成实务啊。

 

我们可以要求做实务的要懂得纸上谈兵,但不一定要让会纸上谈兵的专家懂实务。

 

既会纸上谈兵,又懂实务,就不仅仅是专家了,这样的人不是没有,但很稀少。

 

我非常佩服讲那句话的老板。他能成为大老板,就是他懂得这样的话。

 

01

纸上谈兵始于赵括,盛于马谡失街亭。

 

金焕民老师有个观点,马谡失街亭,错不在马谡,而在诸葛亮。

 

马谡是非常优秀的参谋型人才,诸葛亮“七擒孟获”就是受了马谡的影响,他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战略家。

 

诸葛亮之错,就在于让一个参谋型人才当一线指挥官。让一个懂战略的人才从事“前线”工作。

 

纸上谈兵的人没错,不会用纸上谈兵的人才有错。

 

其实,刘备“三顾茅庐”时,诸葛亮定下“三分天下”之计。当时,诸葛亮没有经历实战考验,“三分天下”也是纸上谈兵。但诸葛亮没有出山前,刘备手下那些能征善战的将领,怎么也总是屡战屡败呢?

 

02

蒋百里,民国时大军事家、战略家。

 

有人说,“持久战”的说法,最早就是蒋百里提出的。在1937年,蒋百里就在《国防论》中阐述的对日战略,归纳起来有三:第一,用空间换时间,“胜也罢,负也罢,就是不要和它讲和”;第二,不畏鲸吞,只怕蚕食,全面抗战;第三,开战上海,利用地理条件减弱日军攻势,阻日军到第二棱线(湖南)形成对峙,形成长期战场。

 

 “七·七”抗战爆发后,蒋百里常说:“打不了,也要打;打败了就退,退了还是打;五年、八年、十年总坚持打下去;不论打到什么天地,穷尽输光不要紧,千千万万就是不要向他妥协,最后胜利定会是我们的。你不相信,你可以睁眼看着;我们都会看得见的,除非你是一个短命鬼。”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知名军事战略家,据说亲自带兵打仗,从无胜绩。

 

就是这样一位“从无胜绩”的军事战略家,曾任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校长,陆军军官大学校长,先后被赵尔巽、段祺瑞、袁世凯、黎元洪、吴佩孚、孙传芳、唐生智、蒋介石等聘为参谋长或顾问。

 

我想,那些聘请蒋百里的人不会是傻瓜。蒋百里的故事告诉我们,谁说纸上谈兵的人一定要会带兵打仗?“纸上谈兵”已经成为一种职业。

 

或许,我们总在期待那些能文能武,智能双全的盖世英雄出现。

 

03

抛开那些专司“纸上谈兵”的专业人士,谈谈营销领域吧。

 

写作《营销管理》的菲利普·科特勒被中国营销人称为“营销大师”,他本人很惊奇。其实,在熟悉的人看来,菲利普·科特勒还不如他的弟弟米尔顿·科特勒智慧,米尔顿更擅长与中国实践结合。

 

 

我经常给企业做营销培训,我一定会问培训对象是谁。如果老板参与,我就会多讲点“虚”的,如果是基层业务员,我就会尽量讲得实一点,最好的干货。如果以经销商为主,我经常要求“干脆回答问题算了”。

 

我这是看人下菜。越往高层,越倾向于谈点“虚”的。用有些人的话说,就是纸上谈兵。

 

营销是实践科学,当然得解决问题。但仅仅解决问题不够,要想发展,还真得会点“纸上谈兵”。

 

纸上谈兵,不是瞎说。有的人,不仅不务实,连纸上谈兵的资格都没有。这些人,别理就是了,没必要费口舌。

 

更进一步,纸上谈兵还是要分层次的。

04

第一个层次的纸上谈兵,是谈方法论。从方法到方法论,这是一次升华。

 

所谓方法论,就是从方法中发现规律,然后上升,总结。

 

有的人干得很好,但换一个地方干不好。这是只懂方法,不懂方法论,没有正确地总结规律。

 

有的人在一个行业干得好,跳行却干不好。这是只懂“隔行如隔山”,不懂“隔行不隔理”。还是不懂方法论。

 

有的人在某个时期干得好,环境变了,却不懂得应变。最后落后了,被淘汰。这也是不懂方法论。

 

夸一下自己。我做过很多行业,入行当顾问前,不懂这些行业。但是,可能很快就比那些干了很多年的人理解还要深,并且指导他们。

 

怎么做到的呢?答案很简单。

 

  • 第一步,先寻找“最佳实践”,即发现干得好的人;

  • 第二步:总结“最佳实践”的规律,即方法论;

  • 第三步,根据规律,演变出更多的方法,然后指导其他人。

 

有了方法论,是不是很简单啊?!

 

 

05

第二个层次的“纸上谈兵”,是谈理论。

 

说到理论,很多人就晕了。有人说,学了那么多理论,其实没啥用。

 

理论是否有用,取决于你是否会用,是否有能力用。至少那些经典的理论,我认为是有用的。那些冒充的理论家就别提了。

 

怎么看一个人是否懂理论呢?我一般有两条标准:

 

一是讲出理论背后的逻辑,理论可能只是个结论,结论背后有逻辑。逻辑比结论更重要,所有理论,一定是“逻辑自洽”;

 

二是理论成立的前提条件。所有理论,都是在一定前提下“自圆其说”成立,没有放之四海的真理,特别是社会科学领域。懂得了前提条件,就会根据环境变化灵活应用,不会死背理论。

 

这就是理论是死的,人是活的。活学活用,关键看对适用条件的领悟。

 

谈理论,就如同功夫里讲得要功底了。如果说方法和方法论是招式的话,那么理论就是内功。没有内功,招式没力量,有的就是花拳绣腿。

 

跟很多大企业的老总聊天,我们一般不聊实战,谈天说地,有人说虚,有人说实。

 

虚实在层次,在境界。

 

06

第三个层次的“纸上谈兵”,是谈本质,谈哲学。

 

金焕民老师送我很多书,如《资本论》,《为邓小平辩护》,波士顿公司的《公司战略透视》等。我们在一起聊天,谈正事不多,替古人担忧的比较多。

 

反正在我的书架上,上千本书,基本都看过。主要是哲学书、历史书,还有管理学、经济学、心理学的书,就是营销书不多,工具书更少。

 

谈哲学,谈本质,并不好谈,不信你试试。你得有足够的层次,你得有足够的功底,你还得找到对手。任何一条都不容易。

 

我一直记住一句话,只读营销书,干不好营销。

 

营销学的父亲是管理学,母亲是心理学。还有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学好一门学科,要追三代。越往上追,越不实用。越不实用,最后起决定性的作用越大。

 

07

纸上谈兵,并非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有闲情逸致才谈。

 

方法问题,解决眼前的生存问题。“纸上谈兵”,解决思想问题、方向问题、未来问题、发展问题。

 

无论红军反围剿,还是长征、抗战、解放战争,毛泽东写了大量文章,这些问题,有些解决方法问题,有些解决方法论问题,抽空还写了多篇哲学文章。

 

解放战争时期有一个说法:粟裕会打仗,毛泽东会写文章。

 

粟裕打的是神仙仗,毛泽东总结的最后成为军事指导思想。这个军事指导思想,在历史上一定是有地位,就是解决了“以少胜多”的理论问题。

 

毛泽东成为我军领袖,就是他比别人更擅长总结。比如《十大军事原则》,在领域上我一直就很受用。

 

粟裕的方法,毛泽东总结成了方法论、理论。

 

毛泽东的《矛盾论》、《实践论》是哲学文章,但那是批斗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的。

 

经验主义,表现为排斥理论;教条主义,表现为理论不能与实践结合。

 

其实,在中国营销界,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仍然是我们的大敌。

 

我们赞扬务实肯干的人,但请别排斥纸上谈兵;我们欣赏纸上谈兵谈在道上的人,但营销毕竟是实践科学。

THE END

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版权与免责声明

1、授权

未经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授权的许可,对于所拥有版权和/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所属域名的网站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已经被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网站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 所有违反以上使用规范的,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将保留对其进行法律追偿的权力。

2、免责

原创及转载文章谨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中国商业企业管理协会市场营销分会言论立场无关,特此通告!